六‧ 空假中三观与第一义空


1. 空观

(1) 自性空与空

真如是一个没有自性的宇宙本然的实相,故能随缘生起万物,衍生万法,故万物万法也是没有自性的。这种没有个性的自性,称为“自性空”,也就是说,自性是空的,是没有自性的。“自性空”,是因为原始真如既无知也无识,空空荡荡,无牵无挂,清净自然,无得无失,故其能随缘起舞,于不知不觉中,有心无心中衍生了宇宙万物,演译了宇宙万法。这种真如的自然而然、无为而为衍生万物万法的行为,称为上天好生之德,是大爱也。正如父母生孩子,不能因为将来孩子在成长中形成了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行为、不同的成就或不同的结局而责备父母当初好生之心也。

没有自性之性为真性,自性既空,所以有人把这种本体没有自性的本质现象称为是宇宙万物万法唯一的真实的存在。而把在世间所显现的一切物质现象、生命现象, 甚至自然运作规律的现象也称为是假的存在。因为在特定的空间和时间上,所有这些世间的物质及生命现象皆因缘份的到来,因机会的到来而暂时的聚合而成,当缘份尽时,这些聚合而成的物质及生命就会分解而消失、而灭亡。所以,当我们看生命从开始诞生、成长、成熟以至衰老这一段时间中,一切的喜、怒、哀、乐、情、 爱、欲等都是那么真实的存在,而我们此时也赞叹着生命的伟大;然而,当生命突然离我们而去,往日的一切情爱喜乐和熟识已不复存在,却又对生命的渺小而感到无限的唏嘘!一个曾经真实存在过的生命消失了,没有了,空了,这就是因缘假合聚散的空性现象。没有自性,一切物质及生命现象皆随风动而起舞,随风静而止, 而风就比作缘也。自性既空,我亦空,此谓“诸法无我”也!

所以,“空”是一种概念,不是说连基本的物质基础也没有,而是说由于物质没有自性,只有随缘而摆动、而聚散、而变化,剎那生灭,没有质的定性,没有不变的实体,一切都在变幻中,假而不实,这就是“空”的定义。既然一切皆是幻象,假而不实,那“我”亦是幻象,是一种极短暂的暂时存在,很快就会变成“空”了, 而成 人我空人无我了。

(2) 空观


“空观”,故名思义就是“空”的观想,把一切事物观“空” 。“空观”是修行的一种方法。

“空观”乃是以空破一切法,破一切的执着,破除“我”之观念,破除“法” 之观念。没有了“我相”,也就没有了“人相”,没有了“众生相” ,没有了“寿者相”,四相皆没有了。所以,“空观”由先观“我”空开始,这是修行的第一步,而观空之法就是禅定, 从静坐开始。

由静坐开始,观六尘空而五蕴空,由持定,而入空定,这就是“戒”,是一种极大的超越。所以,修“空观”时,空固然是空,而以能体会到“空”为最有意义;而假也是空,因为必须把一切假的事物观空;而中也是空,在真中没有修成之前,中的概念是 “一 念”,此一念乃是不着于空、不着于色及不思善、不思恶的一念,此一念即是抱中守一也。但观空之意就是连一也不着,这样才能生真意,才进入无念之念的境 界,故此时则中亦是空也。 

2. 假观

(1)  假有


与“空”相对的,为“假有”。在“空” 的大概念下,在一定的空间及时间上所存在的一切诸法,在其未消失前,皆假名于“有”,故名“假有”。

“假有”是因为诸法随缘而起,随缘而灭,而缘的起灭,却又假托在特定的时间及空间之上,故能在这一时间里能展现事物暂时的实体,这种暂时的实体又称为“世俗有”,也就是“假有”。既然一切事物皆为“假有”,则“ 我”亦假,“人”亦假,“众生”亦 假,“寿者”亦假,“法”亦假,“心”亦假。既将“假有”称为 “世俗有”,则谓世俗的人常认假为真,以为中心,不但认为真,甚至认物为真,常为物而争,我执甚重。是故,以“空”之概念,去剖释“假有”之本质,使人能够去除 “我执”之心。

暂时存在的“实体”是什么呢?举一个例,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人的存在又依赖很多因素。就以水为例,人需要水才能生存,没有水生命很快就会终结,而水的本身也是一个暂时存在的“实体”,常温下,你可以饮用它,可以在水中游泳;低温下,水结成了冰,可以造成不同的形状,可以制成冰雕艺术品供人欣赏;气化时,可以感觉到大气的湿度,可以看到水蒸气,可以化为雾,可以看到彩虹;气化后,就消失于无形了,变“空”了。水的这种由有至无的过程就是“自性空”的一个比较好的例子,而当你能够饮用它的时候,它就是在这一时间上存在的一个暂时的“实体”,一个暂时存在的“假有”。

(2) 假观

“假观”是继“空观”后的一种观想,是修行方法的一种。“假观” 是于假中立一切法, 而使有法可修,有路可行,以假修真。所以,修“假观”是以在暂时存在的 “实体” 上去修,这暂时存在的“实体”、“假有”就是我们的身体,我们要赶在寿元未尽之前,好好珍惜我们的身体,把握好时间去修行。

故行“假观”时,知假固然是假,身体亦是假,方法亦为假;而空也是假,“假观”前 必须先有“空观”,放空后才可以行“假观”,故空已包括在整个“假观”之 中,成了假的一部分,故空亦是假;而此时中亦假,于“假观”中,抱一而守中,此无念之念从开始到最后皆存于整个“假观”中,元神之光被用于“假观”中,而 成“假观”的一部 份,而真中法身又未成就,故此时中亦假。

“空观”为“戒”,而“假观” 则为“定”,四大安稳,定中修法,以无念之念去成就一切有为法,使之达至无为。 

3. 中观

(1) 中

中的概念分四种,一是以辨别方向用的中间点;二是以不辨别是非、对错、正邪、成败、正负等的中立观点;三是宇宙未分天地前的太极一炁状态;四是修行者返本还源,三元合一而成之真中。


要辨别方向,首先要定一个中间点,有了这一点,才能分辨东、南、西、北方向。


修行时,把这一点定于一处,无任何的念头产生,称为守中,故又称为抱中守一、归一,如意守下丹田、中宫及天心等。


去分辨是非、对错、正邪、成败、正负等,皆不是中立之意。一个经常持中正立场的人,称为行中庸之道,其行为称为执中,无过也无不及。修行时,以中正之念贯于日常行为中,其意念既不着于色,亦不着于空;既不着于善,也不着于恶;既不思谁是,也不思谁非;既不思谁对,也不思谁错;既无喜怒哀乐,则这时之无念之念就是执中之念。


天地未生,阴阳未判,未有相对,非有非空,此时之太极一炁,即是绝对的一,此一即中。无极是绝对的零,由零而生中道,由中道而生阴阳、而生空有、而生天地、而生相对,一分为二。故无极不是中道,却是中道之母,即太极之母也。


修行者要返本还源,必须修三元合一之丹法,使之还源为一炁,此称为性命双修。


更进一步,必须修金丹大法,才能超越太极一炁的境界,从太极返归无极,超越真一境界,返归于真零。所以,金丹大法乃无极大法,由无极瑶池金母直接传下,直接成就实相法身;这实相法身,以无极寂静为体,以显于太极为用。


(2) 中观

“中观”如前所说,乃分三部份,一是指静坐,由闭六尘,入“空观”,观空本体而生 真意,这真意即是无念之念,再由无念之念进入无忘无助之“一”之境界,而 为抱中守一之观。二是指在日用行常中,由于去执,而行中庸之道,笑对是与非、对与 错、得与失、善与恶,把无念之念贯于日常生活之中。三是指成就实相法身, 无 为而为,而行 “真中道”。

所以,以上三部份中,一与二是一般的“中观”,而三则是真“中观”。 真“中观”乃是继“假观”成就后,行无为大法,普渡众生之观,是修行的终极之观,真“中观”之后已不复有观。


“空观”是“戒”,“假观” 是“定”,“中观”是“慧”。“中观”之“慧” 乃是真慧,“假观”之“定”乃真定,“空观”之“戒” 乃真戒。

行“中观”时,中固然是中,实相中道已成;而空亦是中,入于中道,空而不空,真空中有妙有,故此时之空亦为中;而假也是中,行“假观”之法已尽,已达“法无 我”,而此时真空中之实相法身,不但不假,而是真中之真,真中道也,所以此时 谓假亦中也。

中观乃是以无念之念观所成就的实相法身在真空中行无为大法,放光三界六道、 三千大千世界及遍虚空界,于无为中普渡众生。

实相法身,也就是中道实相,不偏不倚,内破无明惑,证一切种智,此即法身德。


那么实相法身与原始真如有分别吗?如果是无二无别,这实相法身岂非也会像原始真如般随缘入俗,随风起舞,而又重入三界六道?如果真是这样,修行修了那么久,只为与原始真如见个面,打个招呼后岂非又要打回原形、重操故业?果真如此,修行的最终意义何在?


最终“不可说”的终于要说了,那就是实相法身是有自性的,这自性就是宇宙内外唯一的通过修炼而得到的、永恒不变的实性,这种有自性的实性与宇宙本然之无自性的实相是不一样的。这自性不再随缘起舞,只有随愿而行,但这有自性的实性却又与空性是相通的和相呼应的,但它却不会被色所扰,不会被空所缚,也就是说, 它是凌驾于色空之上的,它是凌驾于时间与空间之上的,时空的变动,天地的劫数对它没有一点的影响,故能遍一切处,故能自主,故能永恒不变。而原始真如却是没有自性的,其自性是空的,这就是原始真如与修炼成就了的真如的不同处。 


4. 第一义空

“第一义空”即大涅槃境界,大乘佛教把它称为大乘至极的涅槃,道教称为与道合真,儒教称为复归无极,乃是连空亦空,连无亦无,空其中道实相之真空,法身如来隐去,即入此终极之大涅槃境界,故称为“第一义空”。

 
 
 
Copyright ©.2008 - 2017 Jin Dan Publish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info@JinDanDaFa.com
Designed and Powered by Worldmark Consulting LTD.